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玄幻›一代女王柳炊煙
一代女王柳炊煙

一代女王柳炊煙紅塵如初見

標籤: 一代女王柳炊煙 玄幻 王妃 蕭平
長篇玄幻小說《一代女王柳炊煙》,男女主角蕭平王妃身邊發生的故事精彩紛呈,非常值得一讀,作者「紅塵如初見」所著,主要講述的是:候,喬秋夢就是美人胚子,現在多半已是生長得亭亭玉立了。老爹的措辭非常的嚴厲,這讓齊等閑不得不嘆了口氣,只能照辦了。第二天一早,犯人們幾乎是敲鑼打鼓地歡送齊等閑離開幽都監獄,這尊魔王一走,他們又可以無法無天了!「我隨時回來,你們給我做好記錄,誰在這段時間犯了事,每一筆都給我記着!」齊等閑笑眯眯地說道。...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3 12:01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李龍易也就在監獄裏待了一天,說是要等到過年再走的。
但他覺得待在這裡渾身不自在,而且,齊不語又不會說話,與之交流起來比較麻煩。
總而言之就是,他感覺自己在幽都監獄當中很有壓力,總覺得這裡的犯人大多數都不正常,而且管轄尺度還很松,能跑出來到處亂竄的。
於是,李龍易覺得為了自己的精神健康着想,還是早點離開的比較好。
齊不語得知他要走,不由愣了愣。
李龍易就道「老齊啊,我這把身子骨着實不適合在你們監獄裏待着,而且也不適應這環境,休息不好,還是回去比較好。」
齊等閑便道「李叔你來都來了,就留下來把年過了再回去唄!到時候我親自送你嘛。」
李龍易連連搖頭,他覺得多待一天,自己都得折壽,也真不知道這個監獄怎麼就這麼邪性。
見李龍易堅持要走,齊不語便安排了兩個獄警送他回去。
李龍易說道「回去的路我知道怎麼走,自己開車就是了,不用送了!」
齊不語卻是比出一個手勢來,怨鬼急忙說道「最近監獄周圍有些不太平,讓人送送你,避免出現什麼意外。」
ps:\\\\/\\\\/vpka
李龍易聽後愣住,怎麼就不太平了?不過,他也知道齊等閑這傢伙情況特殊,便點頭應承了下來,讓獄警相送。
這兩個獄警在幽都監獄當中是屬於戰鬥力比較強的那種,可以應對很多的突發情況,由他們送人,齊不語很是放心。
「最近又有不開眼的東西來咱們地盤外面晃悠了?是哪個傢伙的手下想接他們出去?」齊等閑淡淡地問道。
齊不語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不知道。
這種淺顯易懂的,怨鬼就不翻譯了,可見,他還是比貪狼要聰明的,懂得審時度勢。
齊等閑不由笑了笑,說道「懶得管了,到時候真想來招惹咱們,直接滅了就是嘍!」
齊不語微微頷首,然後比划了一通,問齊等閑幽都監獄的春晚準備好了沒有,還有物資也是否齊全。
「這些小事早就搞定了,誰要是做不好這點工作,那指定得吊起來抽了!」齊等閑不以為意地說道。
怨鬼聽到這話,頓時哆嗦了兩下,他沒有被吊過,也不想被吊!
齊等閑把李龍易送到監獄門口去,然後由兩個獄警陪着他離開了,這讓李龍易有一種被遣送的古怪感覺。
李龍易一走,讓齊等閑不由覺得鬆了口氣,他要是在這兒嘛,自己多少得注意一些言行,畢竟是李雲婉的父親,但他走人了,那可就沒什麼束縛了。
「好像還真有老鼠?怎麼感覺有點像是曾經遭遇過的那些異端勢力?」齊等閑站在原地沒動,心裏有一種悸動反饋給他。
不過,他也沒有多管,這些傢伙,來幽都監獄找他的麻煩,那純粹就是在找死來着。
他輕輕鬆鬆回到監獄,就看到楊關關正跟在九哼屁股後頭看九哼不停地找人打架,她好從中吸取經驗。
九哼是個武痴,而楊關關對於練武也非常熱衷,他在這兒也正好,不用齊等閑帶着楊關關了,跟着九哼,一樣能夠學到不少的東西。
向冬晴正在一間宿舍里看書,窗明几淨,桌子上擺滿了厚厚的一摞書,她手裡捧着的,是一本卡夫卡的《城堡》。
這些書,都是向冬雷曾在監獄內看過的,所以,她也想讀一遍。
齊等閑問道「你無不無聊呀?無聊的話,我帶你上山去打獵,我們這邊野味可是挺多的!」
向冬晴平靜地說道「並不無聊,甚至覺得很充實。這樣的日子,我從未體驗過!」
齊等閑笑道「都是老向看過的書么?他在監獄裏,的確是個最喜歡看書的人,而且,學識淵博。有些書,我其實都看不懂,他卻能看得津津有味。」
向冬晴道「卡夫卡的作品當中,總是充斥着荒誕與離奇,但這些東西,卻又能在現代社會當中找到一些離譜的縮影。」
齊等閑道「老向說,他的作品寫的是人類失去了聖主之後,被聖主所拋棄的世界,失去了信仰的人類世界,荒誕而又可怕,會發生各種各樣不可思議,無法理解的事情。」
向冬晴笑了笑,說道「現在看來,也的確是這樣,各種各樣離奇的事情都在身邊發生着……上門去給癱瘓老人捅喉嚨,大米麵粉往垃圾桶里倒,用三種顏色來區分定義一個人的自由,用『為你好』為由送人坐上殞命的大巴車,好像生活當中,到處都是沒有變成甲蟲的格里高爾。」
「自由這種東西,只有失去了才會知道它有多珍貴。所以,坐過牢的人,往往更能體會到,面對某些不公正之時,他們甚至還會第一個發聲。」齊等閑不由哈哈一笑。
向冬晴沒興趣再跟齊等閑探討人類的「非人的」思想變性。
她站起身來,道「沒什麼事的話你就出去吧,我準備午休了!」
得,下逐客令了。
齊等閑厚着臉皮也管用,還是被攆了出來。
然後,他在楊關關這裡也照樣碰壁了,顯然,兩個女人達成了某種默契,準備給自稱是第一深情的渣男一點顏色瞧瞧。
「你忙去吧,我跟着九哼前輩挺好的,能學到很多你教不了的東西。」楊關關說道。
「我武功比他高,我怎麼教不了?!」齊等閑不爽道。
楊關關平靜地道「九哼前輩這輩子只愛過一個女人,自那女人婚嫁之後,他就遁入了空門,我是在跟他學功夫嗎?我是在跟他學如何一心一意去愛護一個人。」
齊等閑感覺受到暴擊,好吧,這點哥們還真教不了。
三個和尚沒水吃的諺語,倒也不是沒有道理的。
向冬晴和楊關關對齊等閑不屑一顧,但在齊不語的面前,卻是表現得非常好,一口一個齊叔叔喊着,還經常向他請教問題。
齊不語咂咂嘴,也覺得齊等閑這兒子操蛋,都是挺好的女孩子,幹嘛要做這種傷害人家的事情?
都怪屠夫這王八蛋,以前成天說葷段子,傳輸不正確的價值觀!
他都有些後悔把屠夫給放出去了,不然的話,現在還能吊起來打一頓解解氣。
等到齊不語找齊等閑聊這些事的時候,齊等閑直接問他「那你說我選哪一個,我聽你的!」
齊不語愣了半晌,看了看自己腰上的lv皮帶,還有身上的意大利手工襯衣,又皺眉瞧了瞧放在牆腳的十幾箱老茅台,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
最後,無奈的他,對着齊等閑伸出右手,然後,五根手指緩緩握緊……
不管了,全都要吧!
這些女孩們逢年過節送不送禮,是不是才華橫溢或者多財多億都無所謂,齊不語主要是不想讓她們再被別的渣男傷害一次。
大不了以後家裡吵鬧一點嘍,自己這個當爹的受點苦多聽幾句嘮叨嘛,不要緊的。
嗯嗯,都是為她們好……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