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溫如歌戰南霆
溫如歌戰南霆

溫如歌戰南霆戰神王爺難招架

標籤: 戰南霆 溫如歌 溫如歌戰南霆 都市
很多網友對小說《溫如歌戰南霆》非常感興趣,作者「戰神王爺難招架」側重講述了主人公溫如歌戰南霆身邊發生的故事,概述為:【重生 寵夫 甜寵 團寵 1V1】 重生後如何暖化冰山夫君? 那不得白蓮花 小綠茶,配上小撒嬌,俘獲夫君的心乃是溫如歌重生的第一要緊事! 某女:「要夫君抱抱!」 夫君:「……」 某女:「要夫君牽手手~」 夫君:「……」 大晉第一美人、生來尊貴的溫如歌,錯信渣男把自己害死了,得來了五馬分...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4 11:4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蕭傾華最看不得有她在的地方,眾星捧月的卻是另外一個女人。
不過,為了接下來的目的,即便是忍氣吞聲,咽下這一口氣也無妨。
昨晚她還以為戰南霆對溫如歌有多痴情呢,竟然對她視而不見,沒想到今日一早,一切就變了。
戰南霆即便心裏對溫如歌有多看重,可到底是男人難過美人關,沒有任何一個人能逃得過她蕭傾華的手掌心。
想到這裡,蕭傾華不免微微呼了一口氣,眼角微微上揚,帶了一絲得意之色。
「眾位夫人說的沒錯,今日本就是我有些失了規矩,辦了這個賞花宴,竟沒有來得及頭一個請皇后娘娘過來。娘娘能夠不怪罪,還賞臉過來,實在是傾華的福氣。」
說話的時候,蕭傾華連忙規矩的替溫如歌倒了茶水。
戰鳳俏在旁邊冷呵呵的看着蕭傾華,嘴邊剛想將虛偽兩個字說出來,就想到了溫如歌今日對她說的話。
讓她有什麼話別輕易的從口中說出來,以免被人抓到把柄。
想到這裡以後,戰鳳俏這才將脫口而出的話咽了下去,忍住沒有再繼續說。
溫如歌伸手將茶盞接了過來,蕭傾華一雙銳利的美眸中帶着一絲得意之色。
溫如歌的目光掃了一眼茶盞。
蕭傾華在旁邊柔聲的開口,「皇后娘娘怎麼不喝呀?這可是今日皇上特意讓人上的雪域龍井,娘娘,剛才趕路,定然是可了,先嘗嘗吧。」
溫如歌也不知為何,總覺得心裏有一絲古怪。
她早就聽說過西域之人最擅長的就是一些讓人猝不及防的陰險手段。
蕭傾華對她的皇后之位虎視眈眈,對於蕭傾華的一切東西溫如歌用的都十分小心謹慎。
唯恐蕭傾華在這上面動手腳。
就連鳳儀宮之中所有的東西也都是被珣竹派人暗中看着的,生怕多了什麼東西。
段景這段時間還在調查太后的事情,等他調查完以後,得派他看守着整個鳳儀宮才行。
溫如歌示意性的抿了一口茶水,隨後就將茶盞放在了桌子上,伸手拿着手帕擦了擦唇角。
卻趁機將口中的茶水吐了出來。
蕭傾華看到溫如歌將茶水喝了進去,眼底湧現一抹得意。
「據說前面有綠菊。很是稀奇,不如我們過去瞧瞧吧?」
溫如歌點了點頭,剛才準備起身,肖金華身旁的索兒就已經扶着蕭傾華先一步,朝前面走了過去。
竟然將溫如歌擠到了後面?
她的這個舉動不免讓周圍看到的官眷女子議論了起來。
「這個昔日的霓裳公主會不會太放肆了一些?就仗着皇上瞧上了她的相貌,就如此不將皇后娘娘放在眼裡?這也太過分了吧?」
「那有什麼要緊的,皇上的喜歡才是最重要的。我都沒瞧見皇上給皇后娘娘送了什麼稀奇的東西。指不定心裏是真的喜歡這位霓裳公主呢。」
「說的也是,咱們這些臣子的夫人也就別再妄言那麼多了。」
雖說有替溫如歌抱不平的,可也有幾個是在前段時間溫如歌被譽為災星時,被殃及生病卧床不起的幾個夫人。
「霓裳公主貌美,又十分年輕。皇上也是男人,自然會看上霓裳公主,這有什麼稀奇的?」
「有些人也得看命數。若是命不好,就別禍害其他人才是。」
聽到幾人陰陽怪氣,溫柔哥嘴唇勾了勾,並沒有搭理她們。
跟她們論長短,豈不浪費自己的時間?
看着蕭傾華走在前面的身影,溫柔歌眼底掠過一絲深色。
很好,她挺上鉤的。
溫如歌忍得了,戰鳳俏忍不了,當即走上前,直接擋在了蕭傾華的面前。
蕭傾華微微帶着笑意的嘴角當即將映住了,微微眯眼盯着面前的戰鳳俏。
「哦,是文柔公主。公主突然擋在我面前是什麼意思?」
戰鳳俏看到肖清華這副人畜無害的模樣,冷聲質問,「你不過就是一個外部來的公主,還真是愚蠢至極。你以為如今耀武揚威一番,就能踩在皇后娘娘的頭上了嗎?你但凡聰明點,就知道該如何收斂才是,西域四十九部怎麼派了你過來,也不怕被你牽連?」
戰鳳俏說的話,字字珠璣。
壓根兒沒有給蕭傾華半分臉面。
蕭傾華陰冷的眯了眯眼睛,「公主說話還是要注意點分寸才是。難不成就因為我是外部的公主就任由你們欺負了嗎?」
戰鳳俏雙手環着胸,不屑一顧的笑道,「你少在這兒給我裝柔弱。你讓你身邊跟着的奴才到我皇嬸面前耀武揚威,你以為你是個什麼東西?我自幼在這宮裡長大。像你這樣的,我見多了。少在這裝聰明,把別人當傻子。」
索兒想上前理論,被蕭傾華一把抓住。
蕭傾華一張嫵媚的臉上,帶着一絲不明的笑意,表面卻十分的無辜。
「是是是,文柔公主說的對。我跟公主無怨無仇的,公主突然過來這樣說我,難不成是有人暗中指使你的嗎?」
蕭傾華說的話十分明顯,就是在意有所指的說占楓橋所做的一切,都是溫如歌故意的指使的。
溫如歌微微眯眼,旁邊的珣竹都看不下去了,「娘娘,她這話說的也太過分了。」
「我知道娘娘看不慣我,是因為昨夜我沒有難道皇后娘娘的允許就自己見了皇上,我知道錯了,還請皇后娘娘饒恕……」
蕭傾華看上去活脫脫就像是被欺負了一樣。
旁邊的官眷聽說以後都低聲議論了起來。
戰鳳俏被蕭傾華刺激到了,「你胡說什麼。」
戰鳳俏走到了蕭傾華的面前,怒火叢生的盯着她。
蕭傾華卻用別人聽不到的聲音,低聲道,「你着什麼急?沒看到她都沒說話,凈利用你了嗎。狗腿子一樣,人家也不一定領情。」
「你!」戰鳳俏當即抬手狠狠一巴掌,直接打在了肖清華的臉上。
「啪」的一聲,蕭傾華才叫了一聲,捂着臉狼狽的摔倒在了地上,手肘正好嗑在了堅硬的地板上,磨出了血。
一旁的索兒更是叫了起來,「公主……來人啊,打人了。」
,co
te
t_
um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