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天師下山,我有六個神級師傅
天師下山,我有六個神級師傅

天師下山,我有六個神級師傅凌天王冰夏

標籤: 凌天 天師下山,我有六個神級師傅 王冰夏 都市
《天師下山,我有六個神級師傅》是作者「凌天王冰夏」獨家創作上線的一部都市,文里出場的靈魂人物分別為凌天王冰夏,超爽情節主要講述的是:十八年前凌家一夜之間化為烏有。 僅剩凌天一人被六位神仙所救。 十八年後,凌天學成下山。 誓要將當年血洗凌家之人踩入萬丈深淵,永世不得超生!...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4 04:43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異能者阿尤和阿坤,已經來到史萊姆的營地好多天了,在這些日子裏他們殺死了十幾隻鱷魚,並從這些鱷魚的腦子裡取出了能量晶核,收穫頗豐。
不過這些日子倒是把他們兄弟兩人憋壞了,營地里絕大多數的人都是男人,雖然這裡也有一些做皮肉生意的女人,可是那些庸脂俗粉,這兄弟二人根本看不上。
直到這天,他們兩人在營地里看到了正在四處遊盪的阿狸,頓時,兩人精蟲上腦,兄弟二人只是相互對視一眼,就明白了對方的想法。
於是兩人默契的分工,阿尤繼續在遠處偷偷的跟着阿狸,而阿坤則是趕緊跑回去拿裝有麻醉藥物的瓶子。
等阿狸離開營地的時候,這兄弟二人也在後面悄悄的跟了上去。
阿狸離開營地之後,來到了沼澤里,她真的就像一隻好奇的小貓一樣,東走走,西看看。
不過,令後面跟着的阿坤和阿友兩兄弟詫異的是,沼澤地里的那些凶獸,無論是鱷魚還是蟒蛇,在阿狸距離他們還有四五米遠的時候,都立刻朝兩側逃開,那樣子生怕是被這小丫頭給殺掉一樣。
他們哪裡知道,這是千年貓妖身上散發出來的威壓,野生動物們都是欺軟怕硬的,像平頭哥那樣的生物畢竟在自然界還是少數。
一般動物在感覺到致命危險的時候,如果能逃的話第一選擇永遠都是逃跑。
天色漸漸黑了下來,這兄弟二人也發動了異能,他們的身影就這麼消失在夜色之中,悄然不見。
突然之間,阿狸改變了一個方向,朝着河邊走去,兄弟二人一看,決定趕緊動手。
畢竟河邊那邊全都是鱷魚,他們兄弟二人雖然可以通過改變光線的角度來實現在夜晚隱身,可鱷魚那東西是爬行動物,它們尋找目標可不僅僅只是依靠視力!
於是兄弟二人加快了腳上的速度,他們想走到阿狸的前面,佔據一個上風向的位置,然後打開瓶子,釋放麻醉性氣體。
然而,事情並不順利,前面的小丫頭蹦蹦跳跳,忽左忽右,每當兄弟二人快要走到上風處位置的時候,這小丫頭就蹦蹦跳跳,改變了行進的方向。
偏偏這小丫頭在夜色里行動如履平地,兄弟二人跟着滿頭大汗,都快累成狗了。
半個多小時之後,在一片林地附近,阿狸站住了身形,阿尤和阿坤兩人總算長出了一口氣。
然後突然之間,兩人的瞳孔猛的緊縮,因為他們發現,阿狸此時竟然掏出了一張符籙。
對於符籙這種東西,阿坤和阿有兩個米國人根本不知道這是什麼玩意兒,下一刻,阿狸往符籙里注入了一些真元,然後立刻閉上眼睛。
「噗嗤!」
一聲輕微的爆響,阿狸手中的符籙,突然凌空炸開,釋放出大量白色耀眼的光芒,這些光芒就像閃光彈一樣。
這一下子,兄弟二人可有些難受了,他們的眼珠子剛才死死地盯着阿狸手裡的符籙,這玩意兒猛然爆開,白光閃出,兩人甚至感覺自己的眼睛都瞎了。
想想看漆黑的夜晚憑空出現了一顆太陽,那個場景光靠想像眼珠子都疼。
兩人拚命的揉搓着自己的眼睛,直到十幾秒鐘之後,他們才慢慢的恢復了視力,這還主要是靠他們所帶的那個美瞳鏡片,畢竟那個鏡片是黑色的,對強光起到了一些阻擋的作用,否則的話這一下子都能讓他們眼睛直接瞎掉。
二人雙眼通紅,盯着阿狸,而這時候,他們卻發現,阿狸正笑嘻嘻的看着他們,而在阿狸的手裡,我正拿着一個小巧的羊角錘。
「你們兩個猴子,大半夜的不睡覺,跟着我做什麼?」
阿狸雖然是貓妖,可是語言這種東西並不能成為他們交流的障礙。
凌天已經用秘法,把外語這些東西灌輸給了阿狸,她跟這兩個黑鬼的交流完全沒有問題。
此時阿尤和阿坤已經感覺到了危險的存在,他們雖然也是異能者,也掌握一些格鬥的技巧,可是,他們很清楚,就算他們再怎麼牛逼,也沒有那5米多長的鱷魚的實力。
想想看一頭殘暴的鱷魚都能被這小丫頭給虐殺,他們不認為自己能在這小丫頭面前討得便宜。
「我們兄弟倆只是在散步而已……」
「散步,哈哈,太有意思了,你們兩個裝神弄鬼的,從我剛出營地就跟着我,還想方設法繞到我的前面,跟了我半個多小時,你們好意思說你們在散步?
罷了罷了,你們承不承認都無所謂了,只要我用鎚子把你們的骨頭一點一點的敲碎,我不信你們不招供!」
阿狸說著說著,突然一拍腦袋。
「看我這腦子,你們招不招供有什麼用啊,死了就算了!」
「小丫頭,我承認你很厲害,可是,你再厲害,有子彈厲害嗎?」
這兄弟二人一邊說著,每人都從兜里掏出一把轉輪手槍,黑洞洞的槍口對準了阿狸。
眼前這個蘿莉少女給他們帶來了極大的壓力,他們現在也顧不得槍聲會引起營地那邊人的注意了,總之,先把這個女的幹掉,否則的話,搞不好兄弟倆人都得死!
「哈哈,你們覺得,你們手裡的燒火棍,能把我怎麼樣嗎,太天真了……」
阿狸的話還沒說完,兄弟二人之中的哥哥阿尤,就感覺自己的脖子那裡涼颼颼的,緊接着,夜色里就傳來一種漏氣的聲音。
阿坤感覺自己哥哥的狀態不對勁兒,趕緊扭頭一看,結果這一看不要緊,整個人都嚇呆了,原來他的哥哥,此時正拿手捂着脖子,大量的鮮血順着他的脖子向外噴射。
在他的脖子上,出現了一條長約20公分的深深的傷口,那些鮮血在肺部的空氣的壓迫之下,不住的往外噴!
「嗨,兄弟,怎麼回事兒,你可別嚇唬我……」阿坤說話的聲音都有些顫抖,他不知道自己的哥哥為什麼會變成這樣,還是那句話,未知的恐懼才是最大的恐怖!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