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遊戲›蘇棠謝柏庭
蘇棠謝柏庭

蘇棠謝柏庭妖孽世子權寵神醫毒妃

標籤: 半夏 遊戲 蘇棠 蘇棠謝柏庭
長篇遊戲小說《蘇棠謝柏庭》,男女主角蘇棠半夏身邊發生的故事精彩紛呈,非常值得一讀,作者「妖孽世子權寵神醫毒妃」所著,主要講述的是:翠,眼眸清亮如寶石,流光溢彩。嬤嬤站着一旁看的都驚艷,她們信王府二姑娘容貌已經美的無可挑剔了,可被蘇姑娘這麼一襯,都要遜色三分。丫鬟幫蘇棠打扮,都不知道從何下手,梳妝多遮瑕,而這張臉無暇可遮,正如那句:不施粉黛而顏色如朝霞映雪。丫鬟只伺候蘇棠穿上嫁衣,挽了髮髻,戴上御賜的鳳冠霞帔。前院派人來催,嬤嬤...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09:17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蘇棠知道因為外室和私生子,長駙馬和晉敏長公主之間生出了嫌隙,而且是無法癒合的嫌隙,但接風宴這樣的場合,長駙馬人在京都沒病沒痛卻不參加就有些說不過去了,他和晉敏長公主只是夫妻不和,並沒有和離,他這落的不止是晉敏長公主的顏面,還有皇家顏面。
蘇棠想知道是晉敏長公主府出了什麼事,還是長駙馬板子教訓沒吃夠,還想再挨皇上幾十大板。
正琢磨呢,左相起身道,「皇上,接風宴已經有一個半時辰了。」
皇上聽了便道,「那接風宴就到這兒吧,安都王一路進京,舟車勞頓,左相你送他去行宮下榻。」
左相領命。
拓跋擎起身和皇上行禮,皇上叮囑了幾句話,然後就走了,左相則送拓跋擎出宮。
坐了這麼久,蘇棠腰板都坐僵硬了,宮裡沒她什麼事了,蘇棠就和謝柏庭跟在王妃身後出了麟德殿。
半夏跟上來,小聲道,「世子妃,太后腹瀉不止的事查清楚了,確實是宜春縣主派人往桂花糕里下的瀉藥。」
蘇棠從來沒懷疑過不是,她不信別人,還能不信自己的弟弟么,「給宜春縣主的桂花糕怎麼給太后了?」
說到這事,半夏都覺得太后夠倒霉,簡直可以說是倒霉起來沒完沒了,喝水都塞牙縫,那下藥的桂花糕是給宜春縣主的,但御膳房往永寧宮送了三盤子桂花糕,送桂花糕公公見給宜春縣主那一盤子的桂花糕有一塊可能是在裝盤子的時候擠到了,花瓣裂開了一片,不影響吃,但是影響美觀。
宜春縣主和永寧郡主爭吵的事,太后不知道,但御膳房知道,給永寧郡主的完好無損,給宜春縣主的裂一塊,雖然不是什麼大事,可要真追究起來,能扣御膳房一個差別對待的帽子了,送糕點的公公就果斷把宜春縣主那一盤子和太后的做了調換,誰讓太后眼睛瞎了,看不見了呢。
加了料的桂花糕就是這麼到太后跟前的。
太后知道自己中招的經過,知道自己親孫女和親外孫女已經鬧到了背地裡互相使絆子的地步了,再加上御膳房欺負她這個太后瞎了眼,把殘次糕點給她,更是氣到渾身顫抖,那一念之差的公公就慘了,被打的是皮開肉綻,差點沒命。
寧王妃和晉敏長公主都進宮赴宴了,她們對接風宴不感興趣,進宮只是為見太后,見見進宮許久沒回去的女兒。
從麟德殿出來,知道宜春縣主和永寧郡主鬥起來,連累了太后,兩人是針尖對麥芒,互相挖苦譏諷,專挑痛處扎刀子,彼此熟悉,紮起來真是刀刀見血。
兩人前後進了永寧宮,給太后行禮,太后沒聽到長駙馬說話,她道,「長駙馬呢,他沒陪你一起進宮赴宴?」
晉敏長公主眼淚一下子就涌了出來,「原是要和我一起進宮的,臨出門前,那賤人和一雙賤種回京了,找到公主府,他就顧不上我了。」
太后臉色一沉,「我不是讓你斬草除根嗎?」
長駙馬的外室和私生子逃出京後,太后得知消息,就讓晉敏長公主派人去追殺,給他們機會認祖歸宗不要,既然離京了就不要再回來了。
晉敏長公主派了人去,但不知道為何,派去的人沒回來,外室和兩個孽種回來了,長駙馬知道他們被人追殺,猜到是她,看她的眼神恨不得將她生吞活剝,她從未想過,十幾年的枕邊人會用那樣的眼神看她,看的她汗毛倒立,現在想起來,都覺得手腳冰涼。
她的駙馬想要她死。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