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玄幻›神醫嫡女
神醫嫡女

神醫嫡女楊十六

標籤: 鳳羽珩 玄幻 王樹根 神醫嫡女
以玄幻為敘事背景的小說《神醫嫡女》是很多網友在關注的一部言情佳作,「楊十六」大大創作,王樹根鳳羽珩兩位主人公之間的故事讓人看後流連忘返,梗概:紅什麼的,日子過得倒是也很愜意。晉王雷厲風行,三天後,瀾京的流言果然沒有了,慕溶很佩服他的手段,便託人打聽了下晉王是怎麼辦到的。尹侍衛對打探消息很在行,很快就回來了。原來晉王下令將凡是傳播流言的百姓都抓了,還打了幾十板子,關了幾天,這樣以來,明面上果然是沒有人敢說什麼了。可是這麼做,就像是飲鴆止渴,...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6 21:05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西北訓練營里,一大批暗衛本來以為訓練好了可以出去效力了,畢竟外面的世界很精彩,比在這裡訓練有意思多了。眾人滿心期待,這其中就包括從新回來的藍宇,他在外面着實飄蕩了一段時間,空有一身武功,過得不好,可是正如無數前輩說的,他就像是無主的孤魂,沒着沒落的。因為沒有身份,他只能找些暗處的活,卻還要被人抽掉一大部分分成,畢竟他們這些人大家心照不宣,不是犯錯的就是背主的,這些人沒人敢要的。藍宇最後還是回來找了…
西北訓練營里,一大批暗衛本來以為訓練好了可以出去效力了,畢竟外面的世界很精彩,比在這裡訓練有意思多了。
眾人滿心期待,這其中就包括從新回來的藍宇,他在外面着實飄蕩了一段時間,空有一身武功,過得不好,可是正如無數前輩說的,他就像是無主的孤魂,沒着沒落的。
因為沒有身份,他只能找些暗處的活,卻還要被人抽掉一大部分分成,畢竟他們這些人大家心照不宣,不是犯錯的就是背主的,這些人沒人敢要的。
藍宇最後還是回來找了小七,發誓痛改前非,才得到了這麼一個機會回到訓練營,雖然訓練營的生活比起公主那裡差遠了,但是比他一個人在外遊盪好了不知道多少。
藍宇滿懷信心的,正以為能再次被派出去,一個晴天霹靂劈來,他們每人被打了三十大板,不僅如此還要從新訓練,教頭還讓他們每人將暗衛的條例背了一百遍,又抄了一百遍,藍宇終於明白了,這是有人犯了錯,被遷怒了。
這一期派出去的人不多,能讓公子動這麼大怒的,也不多。
藍宇不太聰明的腦子終於想到了可能是唐風,雖然挨了板子,可是莫名的心裏痛快。

唐風嘴皮子都磨破了,唐明依舊堅持,直到第二天,兄弟兩個起來,有人給他們送了飯菜,敬亭院吃的不錯,他們兩個受傷了,所以比旁人還要好一點。
唐風看着桌上的飯菜一時間心緒難平。
他複雜的看了唐明一眼「你真的不考慮考慮了嗎?」
唐明目光堅定道「哥,我考慮好了,再也不想給人做奴才了。」
唐風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兄弟兩人沉默的用了早膳。
快中午的時候,小七一瘸一拐的來了,唐風自然知道發生了什麼,可是他什麼沒問,跟着小七到了衛景煥的書房。
衛景煥拿出他們兩個人身份文牒,和五千兩的銀票,又將唐風的賣身契遞給他們「東西呢?」
唐明看了看沒問題,道「派人送我們離開京都,安全了我自然會說。」
衛景煥沉着眼睛「好。」
兩個人出來後,小七也沒說什麼,這時候如月走出來,遞給唐風一個包裹,沒好氣的說「公主給你們的。」
說完轉身就走。
小七帶着他們上了馬車。
唐風打開包裹,裏面有一小袋碎銀子,還有兩身換洗衣服以及一些乾糧和水。
唐風看着包裹里的東西,半晌沒說話。
唐明看了一眼,移開了眼睛。
馬車駛出城外一處僻靜處,一直緊繃的唐明總算是鬆了一口氣,小七把韁繩遞給他「東西在哪裡?」
唐明道「在我們住的院子里,房檐下第五塊磚底下。」
小七點頭看了他們兩個一眼「一路順風。」
唐風卻道「我不走。」
唐明一愣「哥,你幹什麼?我們好不容易自由了,難道你要回去給人繼續當奴才?」
唐風道「公主和公子對我有恩,我不能做這樣的事情,沒有公子,我或許早就餓死了,沒有公主我也不能找到你。」
他把包裹遞給唐明「小明,一路保重。」
唐風跳下車。
唐明失望的看着唐風,最後還是趕着車走了。
小七看了他一眼「你失去了一次重獲自由的機會。」
唐風道「我不能做忘恩負義的人。」
小七點頭「你做了個正確的決定。」

兩個人一起回到敬亭院,小七把東西埋在哪裡說了,衛景煥看了唐風一眼,也沒說什麼,在房檐下,果然找到了那塊鬆動的地磚,地磚下,有個小布包,衛景煥打開看了一眼,眼底儘是疑惑,將東西放在了懷裡,轉身走了。
小七拍拍唐風的肩膀,似笑非笑道「你猜猜七哥昨天挨了多少板子?」
唐風知道一頓打是少不了的,這一次雖然不是他背板了公主,可是那人也是他弟弟,衛景煥沒要了他們兄弟的命已經是格外的開恩了。
唐風跟着小七走了。
衛景煥回到院子時,鍾歲言剛剛給慕溶慕完針,他看了一眼衛景煥,轉身去看白修遠了。
慕溶和衛景煥進了卧房。
「東西拿到了?」慕溶問。
衛景煥點頭,從懷裡把東西掏出來,慕溶看着桌子上這塊鵝卵石大小的黑色石頭,陷入了沉默,半晌才說「這是姬凝石?」
衛景煥點頭「唐明不敢說謊,這東西就是他從白修遠身上拿下來的。」
慕溶道「你這麼肯定?」
衛景煥道「現在還是在南越的地界,騙我們對他一點好處都沒有。」
慕溶拿起石頭看了半晌,這東西就是個橢圓的石頭,手感涼涼的,十分粗糙,仍在地上的話,就是一塊普通的石頭。
慕溶道「說不定是白修遠閑着無事撿來玩的石頭,真看不出什麼問題了。」
衛景煥拿了一把刀「劈開看看。」
慕溶有點猶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