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熱情如火:唐少的心尖妻
熱情如火:唐少的心尖妻

熱情如火:唐少的心尖妻顧笙歌唐瑾炎

標籤: 唐瑾炎 熱情如火:唐少的心尖妻 都市 顧笙歌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說叫做《熱情如火:唐少的心尖妻》,是以唐瑾炎顧笙歌為主要角色的,原創作者「顧笙歌唐瑾炎」,精彩無彈窗版本簡述:顧笙歌從來都沒想到,一次意外邂逅,自己竟然招惹上北城最矜貴的男人——唐瑾炎。這個男人對她各種言語和身體上的撩撥,卻從來都不真正的碰她。數次的被唐瑾炎撩撥過後,顧笙歌憤憤不平的問道:「唐三少你到底想幹嘛!」唐瑾炎撩起她下巴,凝視着她答道:「不想幹嘛,就想每晚與你夜夜笙歌。」...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5 11:1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她是故意的,故意說面熟,就看顧霆深會不會承認自己的身份。
「你好傅小姐,我是封霆琛,亨利總裁的合伙人,初次見面,請多關照。」
顧霆深話剛落,就招來顧笙歌一番奚落,「怎麼能談得上關照呢?我一個女流之輩,靠着男人養活罷了,倒是封總你,青年才俊,還又是白手起家,公司即將上市,真是難得的人才啊。」
聽到她這種稱讚,唐瑾炎着實佩服她這張嘴。
對面的顧霆深被她誇讚的都面露窘色,她倒好,竟然還不肯罷休,又繼續道「不過封總你長得真的很像我死去的哥哥,剛才看到你的時候我還以為是我哥哥從墳里跳出來了呢!」
亨利賢剛喝了口香檳,第一次聽到有人這樣夸人,震驚的差點沒有把香檳從嘴裏噴出來。
顧笙歌趕緊認錯的糾正道「瞧我這張嘴,我就說我難登大雅吧?唐炎還偏不信,他非得帶我出席這種晚宴,說能見見世面,免得我整天的待在我那一畝三分地,還以為自己有多厲害,現在好了,我又說錯話了,得,我自罰三杯!」
說完,仰頭往嘴裏猛灌。
見她又要準備去拿香檳,唐瑾炎將她攔下,「我來。」
唐瑾炎喝下三杯香檳後帶着顧笙歌離開,將她拉到走廊盡頭的包廂,門一關上就把她抵到門背,抬高她的下巴,吻住她的唇。
他的這個吻近乎於懲罰,吻得極深,久久沒有結束,直到身體開始有了反應,才戀戀不捨的離開她的唇,雙手捧起她的臉,啞聲開口「值得嗎?」
顧笙歌大口呼吸,迎着他的視線,「什麼值不值得的?」
「顧霆深,你那樣生氣值得嗎?直接揭穿他的假面,向以前對我那樣給他幾個耳光多好?何必要懲罰自己?」
「扇他耳光只會髒了我的手。」
「扇我的時候怎麼不擔心臟了你的手?」唐瑾炎目光灼熱的凝視着她,眼底明顯帶着嫉妒。
「你跟他不一樣!」顧笙歌氣氛解釋道「我把他顧霆深當親哥哥!可是他呢?他卻把我當取款機!我能不生氣嗎?」
「再說一遍。」
「什麼?」顧笙歌有些發愣,搞不懂為什麼要重複。
唐瑾炎認真的逼視着她,「剛才的話,再重複一遍。」
剛才?
「我……我把顧霆深當親哥哥……」
話還沒說完,顧笙歌立刻意識到自己剛才情急之下都說了些什麼,她怎麼會把這種話說出來了?
見她沒再繼續,唐瑾炎捧高她的臉,不讓她有逃避的機會,「你一直把顧霆深當親哥哥?」
「……」
顧笙歌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咬了咬唇,最後乾脆坦白,「對,我確實把顧霆深當親哥哥,但是之前我確實暗戀過他,是後來我才發現,我對他並不是那種男女之意,只能說,我把對他的那種依賴誤解成了愛情……」
「你所理解成的愛情是什麼樣的?」
「我……」顧笙歌再無法繼續回答,她別過臉去,不願回答這種問題。
「回答我。」唐瑾炎俯身與她額頭相抵,「對你而言,到底什麼才是愛情?」
他炙熱的氣息噴洒在鼻息間,顧笙歌感覺到身體里突然湧起一股熱潮,這種感覺令她想起了昨晚在落窗前,就是這種熱潮令她情難自已的吻住了他,然後一發不可收拾的發展到了床上。
「我不知道……」用力將他推開,不想再受到他的蠱惑。
唐瑾炎沒有繼續追問,從背後將她摟住,埋頭在她頸間,啞聲開口「我不會強迫你,我會等你,等你願意告訴我答案的那一天……」
顧霆深無心應酬,他不時的望向人群中,試圖找到顧笙歌,好找機會跟她解釋清楚。
當看到顧笙歌和唐瑾炎一起出現後,他嫉妒的簡直快要發狂。
好不容易等宴快結束,趁着顧笙歌去了洗手間,將她直接堵在了裏面,「笙歌,我們談談。」
聽到熟悉的嗓音,顧笙歌轉過身,看着眼前這個英氣逼人的男人,卻覺得有種陌生感,「封總好像走錯了?這裡是女洗手間。」
「笙歌!不要再裝了!我知道你早就認出來我了!」顧霆深走到她面前,拉起她的手,「你聽我解釋,不是你想的那樣,我不是故意要隱瞞你,我有我的苦衷,你把你的住址給我,宴會結束後,我就去找你解釋清楚!」
「不用解釋,我都知道了。」顧笙歌淡淡一笑,眼波沒有絲毫波動,「你一年前就已經醒過來了,還變了新身份,改了名字,註冊了封華這個空殼公司用來給客戶洗錢,缺錢的時候就讓凱瑞打電話給我,然後用我轉來的醫療費打通人脈關係。」
「你覺得我做這些理所應當,因為我嫁進了豪門,成了個豪門貴婦,所以就覺得我的錢是大風刮來的,想要就讓凱瑞打電話,把我當成取款機。」
「對吧?我說的夠清楚了吧?」
顧笙歌說完,見眼前的顧霆深臉色難堪,兩手一攤,釋然的笑道「沒什麼啊,反正這種事情一個願打願挨,你的公司現在也快上市了,你也有錢了,再也用不到我這個取款機了,所以不用解釋了,反正我欠你們顧家的也已經還清了。」
說完,她已朝門口走去。
但是顧霆深卻大步跨過去將她攔住,「我從沒有把你當成過取款機。」
顧笙歌只覺得他這句話有些可笑,「你不要再這樣裝了好不好?我沒錢了,真的沒錢了,唐瑾炎剛才只是隨口一說我是他的未婚妻,但我真的跟他什麼關係都沒有,我跟夏墨辰離婚後就變成了一個窮人,不不,我還負債呢,我還欠微微錢沒還上呢。」
「你欠祁微微多少錢,我替你還。」
「不用不用,欠的不多,我能還得起。」不想再跟這樣虛假的他談下去,顧笙歌一刻都不想多待,「出了這個門後我就是傅笙,你給我取的名字,姓氏,我統統都還給你,咱們以後兩不相欠。」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