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喬梁
喬梁

喬梁李有為

標籤: 喬梁 李有為 都市
長篇都市小說《喬梁》,男女主角喬梁李有為身邊發生的故事精彩紛呈,非常值得一讀,作者「李有為」所著,主要講述的是:普通人做事,聰明人做式,高手做局。 隨着老闆突然出事,職場春風得意的喬梁遭遇重挫,隨即又被妻子背叛,更可怕的是,他發現自己落入了一個精心布置的圈套……...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29 11:31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鄭世東說著話,打量着尤程東,他跟尤程東的關係沒那麼熟,也不清楚喬梁和孫永跟尤程東、孔傑等人私下會時不時小聚,關係不一般,所以鄭世東這會看到尤程東親自趕到醫院有些意外。
喬梁這時問道,「尤市長,孫主任的車禍有什麼不同尋常的情況嗎?」
尤程東道,「我剛剛打電話了解過了,目前初步認定是一起交通肇事事故,肇事者的酒精檢測超標了,屬於酒駕,因為搶紅燈,和孫主任的車發生了碰撞。」
喬梁一聽,眉頭皺得老高,「酒駕?還有人大早上喝酒?」
尤程東解釋道,「這個我問過了,他不是早上喝酒,是昨晚喝酒喝高了,到了早上,體內的酒精還沒徹底代謝完,所以測出來酒駕,不算醉駕。」
喬梁聽到是這個原因,一時無語。
鄭世東看出喬梁有疑慮,問道,「小喬,你是在懷疑什麼嗎?」
喬梁道,「可能是我之前也有過車禍遭遇,所以有點疑神疑鬼吧。」
鄭世東聽了若有所思,「小孫最近是在查古華集團的事?」
喬梁點頭道,「嗯。」
鄭世東轉頭看向尤程東,「尤市長,關於孫主任這起交通事故,還希望你們能夠多費點心。」
鄭世東雖然沒有完全認同喬梁的懷疑,但他這話也算是間接的表態,尤程東點點頭,「鄭書記放心,我會叮囑下面的人認真調查。」
三人交談着,一時又都沉默起來,等待着手術室的消息,喬梁打心裏替孫永擔心,之前是他將孫永調進紀律部門的,如果孫永真的出了啥事,喬梁內心難安,覺得是自己對不起孫永,雖然孫永這起車禍可能真的只是意外,但如果孫永沒調到市裡,或許就不會遇到這樣的車禍。
不知道過了多久,喬梁走神時,手術室的門再次打開,又有醫生走了出來,喬梁急忙上前,「醫生,傷者怎麼樣了?」
那名醫生搖頭道,「傷者現在脫離危險了,但也不好。」
喬梁一愣,「啥意思?」
醫生繼續道,「要做最壞的心理準備,病人可能會成為植物人。」
什麼!喬梁如遭雷擊,孫永可能會成為植物人?
一旁的鄭世東和尤程東兩人同樣是吃驚不已,鄭世東忙道,「醫生,沒有其他辦法了嗎?還是你們市醫院的水平不行?」
「傷者腦部受到嚴重撞擊,現在能撿回一條命算是不錯了,這不是我們市醫院水平行不行的問題,我們第一醫院是江州市最好的醫院了,放在全省也是排得上號的,怎麼是我們水平不行?你不懂不要亂說。」那名醫生不知道鄭世東的身份,聽到鄭世東說市醫院水平不行,登時不樂意地反駁道。
鄭世東見這名醫生頂撞自己,氣得一樂,不過他也不會跟一名醫生一般見識,看向喬梁道,「我跟省衛生廳的朋友聯繫一下,讓他們從省里派專家下來,說不定會有希望。」
喬梁點了點頭,現在也只能什麼辦法都嘗試一下,只要有一線希望就不能放棄,市第一院的水平雖然不錯,但省里的專家肯定更靠譜一點。
喬梁和鄭世東、尤程東等到了孫永手術結束後才離開,因為孫永處在昏迷中,並且按照醫生的說法,孫永大概率會成為植物人,喬梁等人也沒辦法跟孫永交流,在重症病房外呆了片刻,三人就先行離開。
尤程東坐車返回市局,喬梁則和鄭世東同坐一輛車子回市大院。
車上,鄭世東安慰着喬梁,「小喬,你也不用太擔心了,我已經聯繫了省里的神經外科專家,說不定等省里的專家下來後會有轉機,畢竟省里的專家水平高,也許會有更好的治療方案,市裡邊的醫生雖然說孫永大概率會成為植物人,但也不是絕對嘛。」
鄭世東知道喬梁和孫永關係好,這次孫永遇到這麼嚴重的車禍,喬梁看着明顯心情很不好,鄭世東也只能這麼安慰喬梁。
喬梁嘆息道,「當初我要是不讓孫永到紀律部門來,或許他就不會發生這種事。」
鄭世東道,「小喬,你不能這麼想,這跟你讓孫永到紀律部門來沒關係,就像你說的,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這種事是誰也沒辦法預料的,你沒必要這樣自責。」
喬梁又嘆了口氣,想到孫永一旦真的成為植物人,那今後的治療以及看護費用將會是一筆巨大的數額,這對於孫永的家庭來說也是無法承擔的,不禁道,「鄭書記,孫永是因公受傷,假如最後真的出現最壞的結果,咱們是不是承擔孫永今後所有的治療和看護費用?」
鄭世東點頭道,「這是肯定的,咱們不能讓下面的人寒心,再說這治療費用本來也該由單位來承擔,實在不行,哪怕是咱們把孫永送到京城去治療也行,說不定會有希望呢。」
喬梁點點頭,沒再說什麼,就算孫永真成為植物人,他也不會放棄的。
晚上,市中區的一家酒店,市中區書記蔣盛郴包括區局局長詹東傑一起來到了酒店,酒店的豪華大包廂里,付林尊已經提前過來。
看到蔣盛郴和詹東傑到了,付林尊笑着起身相迎,「蔣書記,詹局,你們可算來了,今晚我帶了好酒,咱們不醉不歸。」
蔣盛郴看着付林尊,「老付啊,今天發生了一件事,不知道你聽說了沒有?」
付林尊眨了眨眼,「什麼事?」
蔣盛郴道,「市紀律部門的那個孫主任出車禍了,聽說會成為植物人,你知道這事嗎?」
付林尊驚訝道,「還有這種事?早上他還帶人到我們社區來調閱資料來着,這才半天不到,就變成植物人了?」
蔣盛郴大有深意地看着付林尊,「據說車禍挺嚴重的,被闖紅燈的工程土方車給撞上了,車都被撞散架了,能撿回一條命已經是萬幸。」
付林尊笑呵呵道,「如果變成植物人,那倒不如死了呢,躺在床上當個活死人,那不是生不如死嘛。」
蔣盛郴道,「老付,你跟我說句實話,孫主任的車禍跟你沒關係吧?」
付林尊睜大眼睛,「蔣書記,您啥時候見我會開土方車了?再說了,我要是那肇事司機,我現在能坐在這裡跟您吃飯?」
蔣盛郴點了點付林尊,「老付,我看你現在變得很幽默嘛。」
付林尊笑道,「蔣書記,我這哪裡幽默,我是實話實說呢。」
蔣盛郴笑了笑,轉頭看了詹東傑一眼,詹東傑當即道,「付董,孫主任那起車禍我特地了解了一下,雖說是一起意外車禍,但市局很重視,市局新上任的尤局長親自過問了這事,眼下連刑偵部門都介入了。」
付林尊撇撇嘴,「既然是一起意外車禍,那還搞得這麼興師動眾的,這不是浪費人力物力嘛。」
詹東傑笑道,「領導既然打了招呼了,那就不叫浪費人力物力,那叫高度重視才對。」
付林尊笑道,「反正不關咱們的事,咱們還是喝酒比較實在哈,你們說是吧?」
聽到付林尊這麼說,蔣盛郴瞅了付林尊一眼,今天聽到孫永出車禍的事,他還真有點懷疑是不是付林尊乾的,畢竟之前付林尊說要去跟孫永接觸一下,試探一下孫永,最後卻被孫永給嚴詞呵斥,蔣盛郴知道付林尊心裏很不爽,而孫永出車禍,誰最高興?那肯定是非付林尊莫屬,也不能怪他會懷疑這事是付林尊乾的,不過他剛剛讓詹東傑告訴付林尊關於市局正在調查這事的消息,就是在提醒付林尊,眼下他該提醒的也提醒了,如果真不是付林尊乾的,那自是最好不過,蔣盛郴也希望這事不是付林尊乾的,不過他也不想再多問。
三人喝着酒,此刻,在徐洪剛平常經常光臨的會所,徐洪剛和衛小北也在吃飯,這個會所如今差不多成了徐洪剛的『據點』,他的私人應酬都安排在了這裡,會所老闆為了巴結徐洪剛,更是在會所專門給徐洪剛重新裝修了一個豪華的大套間,還給徐洪剛僱了一個私人廚師,徐洪剛既能在這裡休息,也能在這裡搞一些私人聚餐。
徐洪剛和衛小北吃着飯,兩人幹了一杯酒,衛小北看了看空曠的房間,問道,「徐市長,今晚就咱們兩人啊?怎麼沒把謝總一起叫來?」
衛小北口中的謝總就是謝偉東,因為謝偉東在幫徐洪剛打理中天集團的那兩個項目,衛小北最近和謝偉東接觸的比較多,兩人現在倒是混得很熟。
徐洪剛笑道,「偉東去陪唐少去了,晚上沒空。」
衛小北一聽是唐雲天,下意識撇了下嘴,他們幾人另外搞的合資公司里也有唐雲天的股份,雖然占的不多,但卻是白白送給唐雲天的,這位大少爺有些傲,衛小北接觸了兩次後就不太喜歡,明面上還得討好對方,這會聽到謝偉東是在陪唐雲天,衛小北也就不再提讓謝偉東過來的事。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