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老公輕點愛
老公輕點愛

老公輕點愛三葉草

標籤:
小說叫做《老公輕點愛》,是作者「三葉草」寫的小說,主角是安一念凌止澤。本書精彩片段:」顧溪聽見這富有磁性的聲音,忍不住有些心神蕩漾,下一秒卻吐槽道:「長得挺帥,怎麼記性不太好呢,我點的你,男友租賃網站的王牌,專門扮演霸道總裁的。」演戲?霸道總裁?「對了,一會兒你進去,就保持這種目中無人的氣勢,還有我之前和你講的,你追我的過程,都記住了?」顧溪只希望這個男人一會兒不要掉鏈子,不然錢就...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2 14:10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顧溪眉頭皺了起來,她嘴裏發出不滿的嗚咽,雖然人醉得厲害,但那刻在骨子裡的矜持讓她本能的去推搡着蘇謹庭。
蘇謹庭從來不認為自己是什麼好人,顧溪主動送上門來,他也沒必要假裝聖人。
之前嘗過她的滋味,他也並不反感,正因如此,他才會心甘情願的留下。
意有所圖,也是真的。
唇齒交纏中,顧溪掙扎的越來越厲害,她突如其來爆發出的力氣,讓蘇謹庭都沒想到,他到底還是放開了她。
「我,我想……」她水光瀲灧的唇唇微微開闔,大口大口的喘着氣。
蘇謹庭眉梢一挑,他意識到什麼,站起身往後退了一步。
下一秒,顧溪趴在床頭,「嘔——」
顧溪整個人吐得天昏地暗,她沒吃什麼東西,吐出來的都是酒水,蘇謹庭搖了搖頭,轉身走了出去。
吐完以後,顧溪僅剩的意識也消失了。
蘇謹庭只得先扔掉拖把,將床上的醉鬼抱起來,去了浴室。
浴室里沒有浴缸,蘇謹庭將她放到地上,拿起花灑,擰開水龍頭對着她身上就開始沖。
他沒伺候過人,能做到這個份上,已經很不容易了。
顧溪是被水淋醒的,嘩啦啦的水流往頭頂落下,湍急的水流沖刷下她無法睜開眼,她第一反應是下雨了。
她下意識抬起手去擋住眼睛,隨後便發現不對頭,面前怎麼多了雙腳?
忽地,顧溪順着兩條大長腿抬起頭,一眼看見蘇謹庭手裡拿着花灑,再給她進行一場特殊的洗禮。
蘇謹庭見她醒了,抬手擰上開關,把花灑放回了原位。
顧溪蹲坐在角落,迷茫的抬頭望着他,似乎還沒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事。
所以她問「你在幹什麼?」
蘇謹庭拍了拍身上的水珠,淡淡地說「給你洗澡。」
原來是洗……等等!
顧溪猛地低頭,一時又喜又怒,喜的是衣服還穿着,怒的是…哪有這樣給人洗澡的!
此刻她渾身濕透,發梢低着水珠,和落湯雞沒有什麼兩樣。
「既然你醒了,那就自己洗吧。」蘇謹庭扔下這句話,轉頭便走了出去。
顧溪的腦子就像剛剛啟動的電腦,許多程序都還沒加載進來,她麻木的站起來,開始脫衣服洗澡。
洗到一半,她才反應過來。
為什麼要洗澡?為什麼是他在給自己洗澡?剛剛不是在喝酒嗎?!她還沒有拿換的衣服進來!
蘇謹庭剛在沙發上坐下,顧溪的腦袋就從浴室里鑽出來,她紅着一張臉,赧然地說「那個,可以幫我拿一下衣服嗎?就在我卧室的柜子里,隨便拿一件就行。」
蘇謹庭眼中噙着幾分不明的笑意,盯着她看了會兒,就在顧溪頭快底到地縫裡的時候,他才開口,「好。」
蘇謹庭去了卧室,很快給她拿了件衣服過來。
「謝謝。」顧溪接過一副,隨後,整個人都不好了,這是件弔帶背心,還是短款的那種。
她羞憤地瞪着蘇謹庭,她懷疑這傢伙是故意的。
蘇謹庭無奈道「你自己說隨便。」
顧溪的臉紅的能滴出血來,「那麼多衣服你不拿,你偏偏拿着個,這個我怎麼穿!」
「這不是你自己買的么?難道不是買來穿的?」
「你重新幫我換一件!」
蘇謹庭見她在暴走的邊緣反覆橫跳,也就不打算逗她了,笑了笑,回到卧室重新幫她拿了套厚點的睡衣。
——
陸家。
陸成在客廳里來回踱步,神色焦灼,陸海躺在沙發上,渾身裹着紗布,眼珠子隨着父親的身影左右轉動。
「爸,你別轉了,我頭都暈了!張浩那邊還沒消息嗎?」
陸成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有消息我會在這轉嗎?這個張浩,真是一點不靠譜!」
「那你去問啊,剛才醫生可都說了,你兒子我這輩子都無法重振雄風了!爸,你要絕後了!」
「閉嘴!」陸成低聲喝斥,「別他媽胡說八道,老子給你找最好的醫生,一定會給你治好的。」
許瑩在樓上聽着兩人對話,眼珠子轉了轉,想治好他?讓他在外面招蜂引蝶嗎?
想都別想!
陸成也有些等不下去了,那張浩收了錢,到現在好幾天了都沒動靜,保不齊又被放鴿子了。
他抓起自己的西裝外套就要走,突然,管家急匆匆跑進來,「老爺,有個自稱是張老大的人來了。」
陸成臉色一喜,「快把人請進來!」
很快,張浩在管家的帶領下來到大廳,陸成趕忙招呼道「張老大,你可算是來了,快請坐,想必你一定是給我帶來了好消息吧!」
張浩從懷裡摸出一張銀行卡,隨手甩在桌上,「不用坐了,陸總,你這個忙我怕是幫不了,這錢你拿回去!」
陸成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就連陸海都垂死病中驚坐起,震驚地盯着張浩。
「你什麼意思?難不成你也看上那個賤人了?」陸海一天腦子裡想的也只有這些了。
張浩瞥了他一眼,冷笑道「你小子,真是活得不耐煩了,你不會還不知道,那個顧溪是蘇謹庭的女人吧?他的女人你都敢撩?」
陸海憤懣地說「我管她是誰的女人!我就要弄死她,不知她,還有那個蘇…對蘇謹庭,你給我一起弄死他們,你要多少錢我都給你!」
張浩的臉色相當難看,他盯着陸海的眼神,已經多了幾分殺意。
而陸成臉色煞白,呆若木雞的站在那裡,陸海見他不說話,又大喊着,「爸!你說句話啊,就兩個窮**絲怕他們幹什麼,你兒子都被廢了,你快跟張老大說……」
「啪——」
「你給老子住口!」
陸海捂着臉,不可置信地盯着老父親,「爸,你瘋了吧?你不幫我報仇就算了,你還打我,我還是不是你親生的了!!」
「我他媽打的就是你,你這個混賬玩意兒,你之前怎麼沒告訴我幫那顧溪的男人叫蘇謹庭?」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