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玄幻›九天斬神訣
九天斬神訣

九天斬神訣小知了本尊

標籤: 九天斬神訣 林辰 玄幻 辰辰
玄幻小說《九天斬神訣》,是小編非常喜歡的一篇玄幻,代表人物分別是林辰辰辰,作者「小知了本尊」精心編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無廣告版簡介:武道爭鋒,紅顏不老,多少無敵者譜寫這璀璨時代,然世間聖佛魔妖,人傑英豪,皆在神下!而我林辰,以劍逆蒼穹,上九天,斬神!...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5 15:02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林辰林辰,我們帶着他們一起行不行?」愛麗絲大眼睛忽閃忽閃的看着林辰。
她雖然呆,但不會自己做決定。
「好啊」,林辰笑道。
「林辰……」,凱瑟琳和奎恩對視一眼,自然聽說過狠人的名號。
這次,倒全是意料之外。
看來,出門前得到的啟示,不一定都準確了,變數太多,有難以推算之人!
「走吧」,林辰道。
在眼前的名門,總比隱在暗處的好,林辰對他們所有忌憚,但他們,難道就不忌憚林辰?
林辰倒是想看看,他們到底想做什麼!
「奎恩,你也叫我姐姐嘛!」愛麗絲看着奎恩。
奎恩嘴角抽動了一下,強忍着怒意。
他來自名門拜恩,身披無盡榮耀,何等的驕傲,怎麼可能去叫一個比自己小的人姐姐?
如果不是凱瑟琳阻止,他已經出手擰下這條魚的頭。
凱瑟琳掩嘴偷笑,自然是不許奎恩亂來。
「叫一下嘛,我可以保護你們的!」愛麗絲道。
奎恩面無表情。
「叫嘛叫嘛」,愛麗絲不依不饒。
「我有東西掉在路上了」,奎恩道,一個閃身人已經消失。
沒一會兒他就回來了,林辰感知得到,他身上的血腥味。
他怕是把剛才那些魔修,全殺了泄憤!
這就是名門拜恩的力量嗎!
如此,一路順暢,他們來到了魔谷深處,在這裡,建造着四座巨大的城池,同時也是堅固無比的戰爭堡壘!
它們分屬四大魔門。
而現在,就是外來魔修選擇投靠哪一家的時候了!
四大魔門,風格都很鮮明,血河宗建造在一座血河之畔,被一片血霧所籠罩着,尋常魔修,根本無法靠近,那血霧就可以將人直接消融。wp
整體透着陰邪詭異。
魔傀谷則更講究技術,戰爭兵器從裡到外武裝,各種傀儡,魔神炮,真魔戰甲大陣等等,一看就恐怖,要是招惹了,怕是瞬間就被轟成渣。
至於不死魔門和魔道庭,一個不死之氣瀰漫,一個則是擁有魔道正宗般的威嚴,氣息都是強橫無邊。
往日,外面的魔修哪裡能夠進來這裡,都是大開眼界,人群開始分散出來,前往四大魔門開設的點報道,準備參與之後的行動。
四大魔門都很強,對於大部分魔修來說,任選其一也就好了,反正估計也不會管他們死活,只是將他們送入魔窟而已。
「兩位打算選哪個?」林辰問道。
「魔道庭」,凱瑟琳道。
魔道庭,自稱魔道正宗,就是不知道究竟正宗在哪裡,或許與黑魔海有關,畢竟魔族作為天生的魔,的確是正兒八經的魔道。
「林辰,我們去哪?」愛麗絲問道。
「血河宗」,林辰道。
畢竟欠着甄畫人情,要是能順便幫對方把血河宗的少宗主宰了,也不錯。
「啊,那不是要分開了嘛!」愛麗絲扁扁嘴。
凱瑟琳笑了笑,道「姐姐不嫌棄的話,也可以一起哦!」
「好呀好呀!」
「凱瑟琳!」奎恩低喝了一聲。
凱瑟琳抬手示意不用再說,奎恩眼神沉了幾分,但也只能閉嘴,只是這樣做,會偏離原定的計劃。
哼,倒是要看看最後如何交代!
血河宗駐地,特意開闢出來一個區域讓魔修們休整,看得出,血河宗對這次行動十分重視,給予的條件可寬厚。
在這裡有大量魔陣,可以幫助魔修將自身狀態提升到最佳。
同時,還分發了不少魔葯,據說,是能夠抵禦魔窟影響的。
果然,四大魔門也秘密掌握了進入魔窟的通道,而這一次,他們將全力促成大魔的復蘇!
不過時間還沒到,這裡的魔修也在交流,不少則是肢體上的交流,不在多表。
林辰也就耐心的等待着。
愛麗絲跟凱瑟琳在聊天,興緻很高,凱瑟琳只是笑着應對,總給人一種逗貓的感覺。
終於,時間到了。
廣場上,有一批身穿血衣的魔修出現,那些血衣,都是特別煉製的,汲取了部分血河之力,可以增幅戰力,同時強大防禦。
甚至,通過血衣,血河宗的弟子還能夠結成血河大陣,威力絕倫。
血河宗的弟子,自然一個個趾高氣揚,居於高位俯視下方。
其中,有一位蒼老的魔修坐鎮,怕是血河宗老祖級的人物,擁有問神境八重的境界!
足以蓋壓全場了!
只見那老者往前一步,剎那間,恐怖的威壓便是猛地輻射而出,強大的氣息壓制着整個廣場。
境界實力弱小之輩,直接就跪在了地上,只有問神境的存在,還能夠支撐着,不過臉色都是難看。
這算是下馬威嗎!
血河宗當真強勢,把所有人當做奴才,要跪下!
林辰他們坐在台階上,動也沒動,只是淡淡的看着。
血獅狂淡漠的掃了一眼,隨即開口道「此次大魔復蘇,魔窟內將出天大造化,我血河宗念在諸位皆是魔道中人,都應該有朝聖大魔的機會,所以才破例,引諸位進魔窟!」
「所以希望諸位都能夠緊守規矩,進入魔窟之後,聽從我血河宗的安排行事,否則,別怪老夫不客氣!」n
血獅狂無比的強勢,威壓眾人,在場魔修數量超過那幾個血河宗的弟子千倍,但卻無一敢有不同意見。
反而是紛紛附和,支持並擁護,當然有幾分真心那就不清楚了。
關鍵時刻,反水也是必然。
但血獅狂似乎也不在意,他看得出人群中有一些特別的存在,不說林辰幾人坐着,不知深淺,有部分,血獅狂直接就能夠看出,根本就不是魔修。
這也是正常,意料之中,而不管是出於什麼理由,只要進了魔窟,那就沒有意義。
血獅狂掃視了幾眼,便低聲問道「另外幾家呢?」
「回稟師祖,都已經準備好了,您看是不是先將這第一批送進去」,有血河宗的弟子回答道。
血獅狂微微頷首。
現在來的,都是對自己有着一些自信的魔修,之後雖然還會有魔修不斷趕來,但估計不會太多了。
畢竟最有能力的一眾魔修都已經及時趕到了這裡,不會錯過此等機會。
不過要是這第一批不行,那麼第二批,還是得提上日程,至於到時候是讓人自願來,還是強行將人擄來,就是另外的說法了!
現在,也不需要再說什麼,開始吧!
廣場中,道道陣紋亮起,層層疊疊,其中法則涌動,空間開始扭曲起來。
流經此地的血河,也隨之被引動了,河水奔涌而至,順着陣紋流轉,一股神異的力量開始凝聚。
隨即,隆隆的聲音從天空響起,一座巨大的空中堡壘從雲層中落下,當中位置,數個巨大光環出現,每一個光環之後,都是大量的器械在構造。
一個巨大的空間符文隨之出現,籠罩這片區域,隨即,一股完全不同的魔道氣息湧現,像是連通了另一界一般!
這是魔傀谷的手段嗎?
「這股魔氣……」林辰瞥了一眼凱瑟琳和奎恩,那空中堡壘內部,用於驅動此刻光環的力量,並非尋常的魔力。
要更為純正。
那是魔族的魔力!
魔道庭果然與黑魔海有關,內部有真正的魔族。
看起來,四大魔門所掌握的通路,是他們聯手打通的,四大魔門都為此出力。
而現在,各家都已經開始了傳送。
隨着血光一閃,整個廣場都被光芒籠罩了進去,在場所有人,全部進行空間折躍,來到了另一個所在。
空氣,潮濕而冰冷。
呼吸間,都是魔氣在進出,但對魔修而言,這卻不一定是適合的環境,因為這些魔氣太過爆烈了。
若是自身所掌握的魔力不夠強大,這些魔氣反而會引得自身魔力都不穩,從而崩潰。
這是進入魔窟了嗎?
入眼所見,是昏暗的環境,這是在一個洞窟內部,到處都有洞口可以通往各處,錯綜複雜。
而感知,卻並無法滲透那些洞口太遠。
洞窟內頓時嘈雜一片,魔修們對這裡顯然都是事先沒有了解,而部分境界不夠穩固的魔修,已經開始有了反應,身上不斷出現黑色的斑點。
這是自身底子不夠厚實,被此地的魔氣所侵蝕了。
而其餘魔修有部分雖然並未出現黑斑,但卻也有不適感,魔力都有幾分不穩。
「讓他們將魔葯服下去」,血獅狂淡淡吩咐道。
「出現的黑斑的,馬上服用之前分發給你們的魔葯,這些葯可以幫助你們抵擋此地的魔氣」,血河宗弟子高聲道。
那些身上出現黑斑的魔修,頓時將魔葯取出服下,果然,沒一會兒黑斑就淡去了,不適感也開始消失!
其餘魔修,部分有反應的,猶豫之後選擇將魔葯吞服了下去,但也有很多並沒有這麼做。
這魔葯也不知道是否被血河宗動過手腳,不到萬不得已,自然不會吞服。
血河宗也不在意,接着便有一位長老開口道「此地便是魔窟內部,但具體哪條洞窟通往大魔所在的位置,我們也不知。」
「接下來,就各憑本事了,看你們是否有着天命,能夠尋到大魔,得到造化!」
這麼說來,是打算讓他們當小白鼠,為血河宗探路?
難怪需要大量的人手。
不過就真的不擔心被人捷足先登嗎!
「前輩,晚輩斗膽一問,你們也會一同進行探索嗎?」有人開口道。
只是話音剛落,他的身體就直接爆開了。
所有人都是神情一凜,這就殺人了嗎!
「你們只需要探索即可,別的事,不用想,也不必問,另外,提醒一下諸位,誰若是不往前,那就得死!」那血河宗長老聲音冰冷的傳入每個人的耳中!
果然,在場魔修,只是血河宗的炮灰而已,作用只是幫助血河宗找到正確的路徑!
許多魔修臉色難看,不過更多的,已經開始行動了。
之前在路上便收攏的團體,此刻展現出了作用,一批弱小的被率先趕入洞口,成為炮灰的炮灰!
從一開始大家就知道進來將兇險異常,只是不願放棄這種機會,現在這樣,其實比預想的要好不少,起碼是真的進了魔窟!
接下來,就是各憑本事,並非沒有機會!
怨言?
大家都是魔修,還真不至於!
此刻,另外三家估計也是同樣的情況,究竟是誰先尋到正確的那條路,此刻誰都難有定論!
「凱瑟琳小姐,覺得如何?」林辰問道。
他沒有急着行動。
凱瑟琳笑了笑,道「我們身上被留下了一道印記,這印記……有些驚人,竟無法消除,不死不滅。」
「估計魔道就是通過這些印記,監控所有深入魔窟的魔修,以鎖定正確的路徑!」
凱瑟琳所說的,林辰自己也感知到了。
這印記,估計是來自不死魔門,如此跗骨之蛆般的魔氣,不死不滅,也只有他們能夠擁有吧。
不過這不死氣息,林辰感覺有些熟悉,竟與不死天皇的有些類似。
難不成所謂的不死魔門,竟然是不死天皇的力量傳承不成?
但也正因為如此,林辰反而可以利用當初得到的同心佩控制這不死印記,此刻,在他的腦海中,已經浮現了無數光點。
那些光點每一個都代表了一位魔修,他們正如魚群一般,散入一個個洞窟內。
但有不少,卻是在消亡!
被斬殺了嗎?
真是夠快的!
「你們幾個還愣着做什麼,馬上進去,否則,你們應該知道後果!」血河宗的弟子,見林辰他們依舊站在原地不動,頓時大聲呵斥。
「如果不呢?」林辰卻是道。
哦?
竟敢反抗!
「哼,膽子不小,我猜你們不是魔修吧?說說,你們是哪邊的人,想做什麼!」血河宗的弟子戲謔的笑道。
混進正道的人意料之中,現在進入魔窟,所以打算髮難了嗎?
哼,是不是太看得起自己,也太看不起他們了!
林辰微異,隨即直接一劍斬出!
劍光犀利無比,那血河宗的弟子直面劍光,根本沒有半點活下來的可能性!
的確,那血河宗的弟子的確臉色剎那煞白,亡魂皆冒,但那劍光在斬在他身上之前,卻是直接爆開了!
斬不透?
那血河宗的弟子臉色難看,林辰這一劍的力量,確實嚇到他了,沒想到竟然如此之強。
不過,可惜了,再強也無法傷到他!
「哈哈哈,傻眼了吧,看來正道是派了個厲害人物啊,卻沒想到,反而成了我們的力量,要幫我們做事!」那血河宗的弟子頓時狂笑起來。
「你跟我們之間相隔着世界壁障,我們根本沒有正式踏入魔窟,但從我們這邊,卻可以對你們出手,明白嗎!」
血獅狂眸光閃動了一下,林辰那一劍,極為銳利,讓他都感到意外。
不過這樣更好,正道派來的人,卻為他們所用,沒有比這更讓人心情舒暢的事情了!
「老夫不殺你,去吧,找到了出路,你還有一線生機!」血獅狂冷笑道。
「我們要是站着不動呢?」卓斌道。
「不動?由得了你們嗎!」有血河宗的弟子大笑,「你們進了魔窟那一刻開始,就已經被魔物盯上了,你們以為這裡就安全?」
「很快你們就會被魔物追得如同喪家之犬一般逃竄,或者,你們會直接被撕碎?哈哈,我們會好好欣賞的!」
血河宗的弟子都是大笑起來,嘲弄無比。
以為他們魔門疏忽,可以隨便混進來,現在又如何?
怕是後悔了吧!
「你的話真是有點多了」,林辰淡漠道。
「哼,都這樣了,還在裝什麼,不服氣你難道還能殺了我不成!」血河宗的弟子冷笑,他知道林辰比他強,但那又如何。
無能狂怒罷了,難道還能跨越世界壁障,殺死他?
只是話音剛落,一道劍光卻是驟然向著他斬出!
還在出劍?
真是白痴,不是已經說了,沒有用嗎?!
正要開口嘲諷,那血河宗的弟子卻是眼睛瞪圓,身首瞬間分離!
這一幕,讓血河宗的人都是震驚,甚至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那人怎麼可能斬透世界壁障,殺死他們!
血獅狂神色驚變,他正要出手,卻見林辰又是一劍,但這一劍,並沒有瞄準任何人。
這是,將世界壁障斬開了,露出一個大大的豁口,他們與魔窟之間,再也沒有阻隔,氣息已經泄露而出!
「不是說到了魔窟就會被魔物盯上嗎,現在,你們也被盯上了吧,那就……快點去找正確的路吧」,林辰聲音淡淡的響起。
這是在瞬息間逆轉局勢,反而要將他們當做炮灰?!
這些傢伙,到底什麼來頭!
血獅狂心中狂怒,看來,他得好好教教正道這是誰的地盤!
大神小知了的九天斬神訣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