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驚濤駭浪
驚濤駭浪

驚濤駭浪許一山陳曉琪

標籤: 驚濤駭浪 許一山 都市 陳勇
《驚濤駭浪》是難得一見的高質量好文,許一山陳勇是作者「許一山陳曉琪」筆下的關鍵人物,精彩橋段值得一看:天上掉餡餅,最美縣花主動委身下嫁基層科員,這背後究竟隱藏着什麼秘密? 他,出身農門,撿漏當了公務員,憑着紮實的專業知識,無數奇遇,從一個小科員逐漸成長為一方大員,抱得美人歸。...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3 12:42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1671章誰吃這隻螃蟹
代號為「雷霆行動」,實則是衡岳市公安系統內部整肅的風,漸漸平息了下來。
許一山召開了一個專門的會議,聽取了「雷霆行動」的彙報。當場高度讚揚了市公安局取得的成績。對本次行動當中的部分幹警,決定予以榮譽表彰。
明白人自然明白,內部整肅結束了,預示着「百日整治」活動就要拉開序幕。
散會後,劉思誠跟着他回到辦公室。
劉思誠是來邀請他去茅山參加醫療免費開幕典禮的。衡岳市全民醫療免費受阻後,許一山並沒死心,而是悄悄讓茅山搞一個試點。
他不選其他地方,單選茅山,是他深思熟慮的結果。
首先,茅山人口在衡岳地區是最少人口的一個縣。其次,茅山目前的經濟狀況,足以承受全民醫療免費的負擔。還有一個不為人知的原因,那就是劉思誠有其他縣委領導可比的背景。
畢竟,他已經從老王書記哪裡得到了一個肯定的答覆,可以嘗試着搞搞,不成功也有個交代。
燕京的老王書記雖說已經退出了一線領導崗位,但是他的影響力絲毫不受影響。作為他未來女婿的劉思誠,老王書記不可能不予以照顧。
說白一點,即便碰到了問題,上面還有人說話。
許一山決定在茅山搞試點,不能說他不狡猾。
劉思誠彙報說,茅山現在已經理順了免費醫療的全部頭緒。他沒有一刀切地將醫療資源全部抓在政府手裡。他仍然允許民辦醫療機構在茅山存在。
「許書記,我是這樣想的,有錢的人,他們想享受更好的醫療服務,就自己掏腰包去民辦醫療機構去。我覺得這樣,群眾才有更多的選擇。」
許一山微笑着問「思誠,我想知道,是不是民辦醫院的醫療資源會比我們要好?比如,他們給醫生開出高價報酬,吸引我們優秀的醫生都去投奔了他們?」
劉思誠搖了搖頭道「我也考慮過這方面的問題。我的規矩是,任何醫生都有選擇的自由。他們可以衝著高報酬去民辦醫院,但是,我會堵住他們的回頭路。另外,經過我們縣委研究,一致同意醫護人員的工資福利全部納入財政列支。目前,職稱高的醫護人員工資,已經遠遠超出了我們行政人員的工資。」
「這就是高薪養醫嘛。」
劉思誠笑道「許書記你說得沒錯。只有把醫生的職業與利益徹底脫鉤,他們才會一心一意給患者看病。我們為此還指定了嚴格的考核制度,對考核不合格的醫生,我們將會實行轉崗,甚至辭退的辦法。」
「好!」許一山高興說道「思誠,我要感謝你啊。但是,我也要提醒你,你是目前駛出來的第一條醫療免費的船。在你前面,將會有一場驚濤駭浪在等着你。也許,你能乘風破浪,也許,你會有覆舟之危。你做好準備了嗎?」
劉思誠一臉嚴肅道「許書記,自從我走上這條路之後,我就沒打算回過頭。」
在許一山的建議下,茅山免費醫療開幕,還是保持低調,悄悄的進行。
畢竟,那麼多雙眼睛在盯着免費醫療這塊。誰都要知道「木秀於林,風必摧之」的道理。
免費醫療落地,本身就是石破天驚的一個做法。這是幾代甚至幾十代人的期盼。當人們免卻了因為疾病而帶來的苦難時,人們的幸福感才會油然而生。
說到這裡,有人會說,現在不是實行全民醫保了嗎?
可能說這些話的人,都是站着說話不腰痛的人。他們難道不知道,醫保就是一道美麗的彩虹嗎?打個淺顯的比方,一個葯原本只需要五塊,進入醫保系統後,這個就要五十塊了,患者用了葯後,除去醫保報銷的三十塊,還有二十塊需要患者自掏腰包。
關於醫保與免費醫療的爭議,在茅山就有過激烈的爭吵。
一部分人認為有了醫保政策,再實行免費醫療就是多此一舉,脫褲子放屁。一部分人認為,醫保與免費醫療是完全不同的兩個概念。
畢竟,醫保還需要老百姓預先繳納醫保基金才能享受。而免費醫療是不需要老百姓掏一分錢,而且沒有年齡、職業、性別的區別,大家一視同仁,在同一片陽光下享受溫暖。
許一山的提醒,並非空穴來風。
他知道,即便在茅山,依舊存在着激烈的爭議。至少,體制內的人與體制外的人就有不同的意見。實行免費醫療制度,徹底讓體制內的人失去了優越感。當醫療資源一視同仁普惠於社會的時候,一些有着巨大優越感的一類人,便會如芒刺在背。
再說明白一些,免費醫療制度是體制外人們的期盼和希望,是體制內的人反對和阻攔的制度。
雖說許一山反對大張旗鼓,他還是決定親自去茅山,見證茅山免費醫療系統開通的激動時刻。
「還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我想徵求一下許書記的意見。」
許一山被茅山即將開通免費醫療的事激動不已,聽到劉思誠有事要徵求他的意見,他爽快答應道「思誠,你還有什麼事要說的?」
「茅山快一年沒縣長了。」劉思誠笑了笑道「許書記沒有考慮嗎?」
許一山一愣,他猛地一拍額頭道「哎呀,思誠,我是真糊塗了。」
「我有個想法。」劉思誠道「趁着我們茅山開通免費醫療這件事的熱潮,我想推行縣長直選。」
「條件成熟了嗎?」
「完全成熟了。」劉思誠信心滿滿說道「其實,我們在摸底全縣免費醫療情況的時候,將縣長直選這件事在同期推進。」
「這一年多以來,經過我們不懈的宣傳,群眾也都正確掌握了直選的方向。目前,支持率應該在90%以上。」劉思誠說道「許書記,我覺得時機成熟了。我們不改則已,一改,就徹底引起地震。」
「思誠啊,這有可能會對你產生不利的影響。」許一山擔憂說道「雖說上面對這件事沒有明確的態度,但不等於他們支持贊同。」
「總要有第一個吃螃蟹的人吧!」劉思誠苦笑着道「就讓我來吃這第一隻螃蟹。」
許一山沒吱聲,其實,這隻螃蟹怎麼也不會由他劉思誠來吃。作為衡岳市一把手,這隻螃蟹就該他來吃。而且,根據組織程序規定,這隻螃蟹也必須由他來吃。
「想好了?」
「想好了。」劉思誠態度堅決說道「哪怕前面是狂風暴雨,我也會堅持往前走。」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