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寒爺家的小哭包被寵野了!
寒爺家的小哭包被寵野了!

寒爺家的小哭包被寵野了!南枝霍寒洲

標籤: 南枝 寒爺家的小哭包被寵野了! 江澈 都市
很多網友對小說《寒爺家的小哭包被寵野了!》非常感興趣,作者「南枝霍寒洲」側重講述了主人公江澈南枝身邊發生的故事,概述為:南枝再見傅寒州,是在男朋友的聚會上。 她跟他源於荒唐,忠於臣服。 成年人的遊戲,雙雙博弈,黑紅遊戲,無人生還。...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03 22:37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南枝也挺無語,也不知道這小子隨了誰,每次一堆禮物擺在那,准能挑出最貴的那個,抓在手裡不撒手。
爺爺還誇他這是抓金手,打小眼光就好。
見傅寒州沒提鍾老太太,南枝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句,「我沒回來,外婆會不會不高興。」
「不會,過年你願意回就行。」
南枝推了一次,總不好次次都推,且看傅寒州的反應,應該也不會故意給她難堪,便點頭答應了。
「想沒想我?」傅寒州見女人剛下班的樣子,開口問道。
南枝紅着臉掃了眼吸奶嘴的兒子。
如今已經是父親的男人,倒比從前更添了成熟的男人韻味。
「孩子還在呢。」
傅寒州挑眉,「他又聽不懂。」
聽得懂他也不說了。
結果傅晏晞在他懷裡拱了拱,小手扒拉着讓他打屁股。
這小子現在睡覺前,都得讓人拍屁股,完成這項睡前儀式,但凡力道輕了都不行。
傅寒州被他這麼一打岔,有點欲求不滿,等把孩子哄睡著了,發現南枝那邊都洗完澡出來了。
生育後的女人,更增添了一絲熟女的味道,舉手投足都帶着股風韻,尤其是某些姿勢的時候,傅寒州優哉游哉地看着,都怕真的要蹦出來。
現在已經是一手難以掌控了,連那睡衣也掩蓋不住。
男人喉結一滾,推開窗檯,本想抽根煙,估計屋內的孩子,還是乾脆看風景得了。
「怎麼出來吹冷風。」電話那頭,不知死活的女人還在撩撥。
傅寒州瞥了她一眼,「還不去把頭髮吹乾。」
平時在家,都是他吹,他要是不在,她乾脆懶得動彈。
果然,她往床頭一靠,慵懶道「不是有干發帽么,等會再去。」
傅寒州目光悠悠,躺在陽台的靠椅上,「傅太太,我想兔兔。」
南枝本來沒想起來兔兔是哪位,隨後想起這饕餮每次抓着就不放那貪吃的德行,紅着臉道「三更半夜了你還不睡,想這個幹什麼。」
傅寒州挑眉,「這東西不就是這個點想的么。」
南枝說什麼也做不出這麼羞恥的事情,嚷嚷着要去吹頭髮掛電話。
屋內崽子撒尿了,正哼哼呢。
傅寒州光着上半身進來,將娃提溜起來,順道浴室去換洗,等把屁股擦乾淨再哄睡,發現手機里多了兩條消息。
他順手打開。
發現她居然穿了一套自己沒見過的黑色蕾絲睡裙。
傅寒州氣得磨牙,明知道自己光看不能吃還勾引他是吧?
「回去好好洗乾淨等着。」
非得摁着她胡天胡地一番不可。
不過傅寒州想歸想,一摸旁邊兔兔是沒有的,只有個煤氣罐罐。
他將崽子抱緊,一邊跟南枝輕輕打電話,連什麼時候睡著了都不知道。
等醒過來那床也被尿地差不多了。
「叭叭。」傅晏晞一大清早是精力最旺盛的,嘴巴里叨叨不停,小腳蹬地賊有力道。
傅寒州給他清洗乾淨,才帶他下樓吃飯,順便還要轉道回一趟公司。
小朋友說好帶,有時候也麻煩得很,跟他一樣不吃胡蘿蔔,但凡放了一點,他都能嘗出來,直接吐老遠,給傅寒州氣夠嗆。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