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靈異›被困住的缸中之腦
被困住的缸中之腦

被困住的缸中之腦黑毛衣l

標籤: 李睿哲 柳下緒 靈異 被困住的缸中之腦
《被困住的缸中之腦》是作者「黑毛衣l」獨家創作上線的一部靈異,文里出場的靈魂人物分別為李睿哲柳下緒,超爽情節主要講述的是:吆喝着村民:「天快黑了,各回各家,各帶各的娃。」「白大爺,他們兄弟倆為啥打架呀?」「咳,有句話叫家仇不可外揚。」白老爺子氣得很腦子倒清醒:「所以,無可奉告。」眾人覺得好笑,但也不好再纏着問東問西。都被攆了也只能離開白老三這個破院子。白素素和二妹回到破屋的時候發現家裡多了七八個人。鮮少出現的爺爺奶奶在...
狀態:連載中 時間:11-04 05:10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三天後,夜七得到從天府府古大人處得來的信息。
「三年來,貨幣券使用率一直很低,百姓寧可用銀子也不願意用貨幣券,特別是去年春上川蜀出台了蜀幣券後,朝廷發佈的貨幣券更是無人問津。」
看着這個信息白素素心口都疼。
為什麼這種信息都沒有傳到盛京,沒有上報過來?
想了想,大約是兩種可能。
一是古大人原本就是楚家一系的。
隱瞞都來不及,又怎麼會上報呢。
第二個原因就是古大人不作為。
想來,這些官員真正心系朝廷心繫百姓的為數不多。
更多的是占其位食其祿卻不謀其政。
在他的眼裡,使用量不大可能無關緊要,甚至還更輕鬆吧。
只是,白素素從蜀幣券看到了禍事。
「這是楚家為謀反所做的鋪墊。」
除了現銀,進行的貨幣券都不好使。
反而蜀幣券與白銀有同樣的地位。
也就是說,楚家用蜀貨幣已經將大量的蜀川內的現銀搜刮囤積起來了。
藩鎮割據,自成一體,那就是有自己的度量和文字甚至貨幣。
想朝廷辛辛苦苦的統一沒幾年,最先跳出來的居然是蜀川。
「主子,那怎麼辦?」
紫菱顯然很緊張。
她跟着主子出巡以來經常會遇上大的情況。
但是都沒有這一次嚴重。
這明顯的是山雨欲來風滿樓啊。
好傢夥,他們這一次是身處其中。
「如今,既然貨幣券都不抵用了,那怎麼著也不能讓蜀幣券獨佔鰲頭。」
白素素想了想,不如就造一個勢吧。
讓夜七安排一下,直接去各种放小道消息,蜀幣券就是一紙廢紙,比貨幣券還不抵事。
朝廷不知道這檔子事兒,如今朝廷派了馬將軍來剿匪,遲早是要知道的,到時候,蜀幣券什麼都買不了,以後買賣都不要用這個東西了。要麼白銀,要麼貨幣券。
夜七將信息飛散散開去後。
白素素還是有些不放心。
「貨幣券要在蜀川立足怕是有難度,與其這樣,不如再添一把火。」
普通人家,哪有那麼多銀子。
白素素讓夜七安排人大量囤白米白面藥材和布匹。
然後在市場上來率先來一個以物換物的交易方式。
這是最原始的,但是,這又是最穩妥的。
直接將中間媒介白銀也好,蜀幣券也罷都拋開了。
這天,紫菱在一個護衛的暗中保護下去鎮上採買。
回來就告訴白素素。
「主子,成了,街上的人都只是物換物了。」
五個雞蛋換一斤米,十個雞蛋換一斤肉。
雖然麻煩一些,到底讓百姓手中不用囤積太多的蜀幣券。
天府州府衙門,幾人正在緊張的商議。
「將軍,怎麼回事兒,近日街頭四處流傳蜀幣券是廢紙一事」
「將軍,小的幾個錢莊抵擋不住了,都是大量拿着蜀幣券的人來兌白銀的。將軍,小的有些不兌吧,就越發印證了是廢紙的事兒;兌吧,小的銀庫都快空了。」
「怎麼回事兒?」
楚振江一臉的鐵青。
「就因為馬洛林要入蜀川了?」
得到的消息是馬洛林還有兩日到蜀川來。
人還沒到,就將自己的地盤搞成一團亂?
真正是饒不了他!
「大人,下官覺得這事兒蹊蹺,馬將軍只是一介侍衛升起來的,而且又是一介莽夫。」
說到莽夫兩個字的時候古大人自知失言「將軍,他雖然是欽賜三品,卻與其他將軍是完全不同的,就是憑着章大人的裙帶關係推薦的,所以定然是莽夫無宜。按說,他對這些事兒是不會有影響的。」
「那你倒是說說,會是什麼情況?」
「下官也說不上來,但總覺得這裏面有問題。」
放屁,沒問題又怎麼會出妖蛾子。
用得好好的蜀幣券一時之間成為眾矢之地。
楚振江和幾個部將百思不得思解。
只得傳令給幾個佔山為「王」的幾個愛將和兒子,遇上馬洛林務必不必客氣,誰砍下了人頭立頭等大功。
只是讓楚振江不知道的,在官道上急馳而來的不是馬洛林,而是馬洛林的一個替身。
他早就帶了幾十個高手分道提前入了蜀川。
對蜀川幾個要道盤鋸的「匪」也是摸了一個清二楚。
「好一個楚振江!」
馬洛林摸清楚後就連夜飛鴿傳書給盛京。
同時做了調理。
正想着這件事宜智取時,就收到了夜七這邊的聯絡信息。
想到太上皇和太后居然已入腹地,感慨的同時又有幾分壓力。
他必須要迅戰迅決,以最小的代價最快的解決楚振江的這些爪牙才行。
這一天,馬洛林收到了朝廷的加急回復准奏!
並且言明,督戰的欽差大臣也在來蜀川的路上。
名為督戰,事實上就等着自己得手後,那位欽差大臣來收網。
他會明面上直接入住天府州府。
很大程度上,他們就是兩條分支線,各不相干。
而馬洛林這邊已經調整好了作戰的戰略了。
只能搞斬首行動。
不能真正的打起來。
因為傷的都是朝廷養的兵。
這些兵有些大約能懂為什麼會去山裡操練,有些恐怕還蒙在鼓裡,他們絲毫不知道自己已經被傳界百姓傳言為匪了。
擒賊先擒王,要的就是解決楚振江的親信和兒子。
沒錯,兵分四路,各個要塞口都駐紮有他的人馬。
要不就是親兵鎮守,要不就是他的兒子掌控。
就像楠木溝這個,楚振江長子在這裡佔山為王。
人稱大爺!
「小胡,你再將夜七的信息拿過來看看。」
小胡聽令,將密令拿過來了,馬洛林翻過來頭翻過去看了一眼,最後嚇出了一身的冷汗太上皇太后所在的位置離楠林溝不遠。
危險!
所以,首先要解決的就是楚振江的長子。
「將軍,我們離得最近的不是鄧須溝嗎?」
只有二十里路的樣子。
如果先去解決楠林溝,豈不是捨近求遠了?
「你不懂,楠木溝危害最大,為首的是楚振江的長子。」
好傢夥,果然是一個很關鍵的人物。
「那我們是直接……」
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
「不急,此人有用,先抓了看管起來。」
對付瘋子楚振江,手上沒幾張王牌怕是不行的。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